打卡观光,站队点赞,论吃瓜群众的自我修养

发布:|时间:|栏目:分享|评论:0
他们是热点事件的“观光团”,是镁光灯下的“狂欢族”,是屏幕前的“幻想家”。

梁晓声先生在《忐忑的中国人》中写道:“世上本无多少热闹,有了看客才有热闹。”

吃瓜群众

从古至今,有许多看客,他们用自己的眼光俯瞰世事,喜欢在负能量中狂欢,无论剧情怎么反转,狂欢都不会结束。如今这群看客有了一个更接地气的名字——吃瓜群众。

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,贵圈很乱,吃瓜群众很忙,从明星八卦到各国大选、从国内的社会新闻到美联航暴力赶人事件,他们忙着八卦、忙着站队、忙着点赞、忙着阴谋论……刚点评完白百何陈羽凡,这两天刘小光、陈思诚的丑闻又让他们兴奋不已,对于吃瓜群众们来说,明星出轨队无疑让他们“惊喜连连”、“谈资不断”。

人生如戏,每天都有新戏上演,但流水的新闻热闻,铁打的吃瓜群众,他们嗑着瓜子,啃着西瓜,不管世界风云如何变色, 哪里热闹往哪走,哪里有事往哪看。微博实时热搜榜上,每条后边标注“热”或“爆”字样的事件,都凝结着每一位吃瓜群众的心血。

滴,签到卡:上车打卡,前排抢座

每当事件爆出的第一时间,吃瓜群众们便迫不及待地冲到当事人的微博下留言签到,在微信朋友圈中转发长文以证明“朕已阅”,甚至设计好访问路径和方法,方便其他“乘客”快速观光走访。

“阿,阿,看呀!多么好看哪!……”在小说《药》中,鲁迅勾画了一群无聊民众如何聚精会神地围观杀头:他们“颈项都伸得很长,仿佛许多鸭,被无形的手捏住了,向上提着”,刽子手手起刀落,这群围观的人便“轰的一声,都往后退”。

很多吃瓜群众都表示,围观着围观着才发现自己开始习惯了这样的行为,既消磨了时间,还能从中得到莫名的满足感,这种现象在心理学中被称为“镜像效应”。

“人们会把他人当作镜子,如果别人过得很好,在某种程度上就会显得自己过得不好。而如果别人过得不好,我们就越发想去关注他,甚至关心他,因为这从另一角度反映出我们过得很好,至少没有遇上太大的灾难或羞辱,这对我们的自尊心也是一种补偿。

滴,评论卡:键盘在手,天下我有

签到过后,吃瓜群众便开始扪心自问:我要站谁?“支持XX的把我顶上去”,“一看评论我就放心了”,这些留言自带强烈群体属性。吃瓜群众渴望着集体归属感,太怕被孤立被讨伐,所以不停搬家,变换阵营。

与鲁迅笔下的“冷漠看客”不同,如今的“吃瓜群众”已然成为社会的一股隐形的力量,他们走过路过留下脚印,或正或邪发表见解。正如白百何被爆出轨后,一众人都在谴责她同情陈羽凡,甚至扒出她的人品不好黑历史,而在陈羽凡声明二人已离婚之后,吃瓜群众立马调转矛头直指陈羽凡也很虚伪,为圈钱假装模范夫妻欺骗大众,仿佛之前的评论都不作数。

又如那些围观跳楼的人们,不但忍不住去看,还唯恐天下不乱地怂恿:“你跳啊,有本事站上去,怎么没本事跳?”,或者不耐烦:“赶紧跳啊,我还要赶着去上班呢!”

伏尔泰曾经说过:“雪崩的时候,没有一片雪花认为自己有责任。”大部分群众都本着“顺我者赞,逆我者喷”的原则,他们往往是缺乏独立的思考,也缺少深刻的洞察,并在坚信如果舆论反转,只要说一句“我只负责吃瓜”就能撇清立场。

互联网时代,社会从不缺看客,不缺好事者,也不缺各种样式的“专家”。你即便住在出租屋的隔断间,也可以吐槽和分析不断飞涨的房价;你即便道德败坏,也可以在论坛上把自己塑造成不世“圣人”。

热点一出,各路吃瓜群众便开始摇旗呐喊,可有的时候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呐喊什么。因为在事情发生的这一刻,你只是旁观者,不是主人公。

滴,刷卡下车:贵圈真乱,关我P事

在这个浮躁而喧闹的世界里,从来都不缺少狗血的剧情。有多少政治娱乐八卦每天冲击着我们的感官。对于喜欢凑热闹的吃瓜群众而言,配合演出的过程往往比真相更诱人。

一对明星夫妻,就能耗费无数中国人的脑筋,离婚了,吃瓜群众们大呼: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。过几天,又有明星结婚了,吃瓜群众:我又相信爱情了。这十足的内心戏演得比当事人还好。

最后,目睹了整个事件却依旧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丢下一句“贵圈真乱”,“我只是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”,拍拍屁股,抬腿走人,闻味而来寻味而去。

一名合格的吃瓜群众,难道不是应该做个美男子或者美少女,安静地旁观吗?何必要为热点事件的卖力炒作添砖加瓦,加油助力。

不随风起舞就不会群魔乱舞,不人云亦云就不会落人陷阱,等到真相浮出水面而大白时,也不会暴露自己的无知和浅薄。

毕竟你的人生不是为别人而活,也不是在看戏中结束,你也有自己的戏要演啊。自己的世界都没管好,却还要去评判别人的世界?

[ via Dr.黄药师 ]

关键字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