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公布“处女率”,没男人这件事,越来越不重要了吗?

发布:|时间:|栏目:分享|评论:0

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的调查报告公布了一项数据:

日本18至34岁女性中,有39%还是处女;日本18至34岁的男性中,有36%是“童子身”。

调查报告还显示,18岁至34岁的女性中,有一半人没有男朋友;在35岁至39岁的年龄段中,有26%的女性和28%的男性从未有过性经验。

换句话说,日本处女率很高,处男率也很高。

单着,似乎变成一种越来越见怪不怪的人类生活形式。比如我们做公号的,总自嘲“公号狗忙得没时间过性生活”,单身的也经常开玩笑说自己“长期空床,跟‘小处处’没区别”。

笑完了,该干嘛干嘛。

而日本的“小处处”们,就更淡定一些,生活压力大,养孩子麻烦,谈恋爱遇见频道不对的很费劲,倒不如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。

倒不一定是欲望泯灭,只是现代女人觉得,没男人这件事,真没什么大不了,并不像没工作那么恐怖。男人想法也一样。

现代生活改变了人们的性生活。

以前,年轻人对“脱处”有着神之迷恋。一进青春期,全躁动得像狍子,瞄见异性的影儿就恨不能撒蹄狂奔。

宿舍里,最先“脱处”的人,是英雄,是榜样,无上光荣。有了这种经历之后,男生脸上的胡子也性感了,女生脸上的痘痘也迷人了,他们仿佛掌握了一种特殊的生物密码,那是“小处处”们永远无法知晓的隐秘极乐世界。

那时生活简单,太简单。

虽然不像古代一封信要寄一年,但是丰富程度远不如今,笨重的彩电,厚厚的歌词本,一罐可乐就时髦上天,漫漫长夜里,最多是狭窄的录相厅,或抱着把吉它佯装多情。

所以,能跟异性牵手轧马路,令人兴奋;能搂搂她的小腰,令人喷鼻血;能吻吻他的嘴唇,令人全身酥软;能一起偷偷摸摸做点不可描述的事,称得上惊天动地大刺激。

那些无处安放的欲望,全扔进男欢女爱里。

现在不一样了。

生活已经便利到令人发指。手机比爱人更懂你,游戏好玩,外卖好吃;躺在沙发上隔空谈爱,不用洗头化妆;几个G的空间能存一辈子看不完的电子书。

每分每秒都有新鲜资讯像海啸一样冲进来,如果你不睡觉,可以24小时都不觉得无聊。

想想你有多少年没体会过停电的感觉了?那时停了电,可以摇着蒲扇讲故事,可以打着手电筒抓蛐蛐,可以望着星空思念一个人的名字,可以在凉席上做一场春秋大梦。

你心里会钻出一个异性的影子,你喉咙干涸,几欲着火,你渴望着能与之亲密相拥,翻云覆雨,丧命也甘心,死也要过把瘾。

而现在,时间总是流逝得非快,街灯总是彻夜不熄,视频网站的影视剧够你看到八百岁。

苍老师们乖巧地在硬盘里为你守候,她们永远不哭不闹不生气,也不要包包;小鲜肉们使尽解数讨你欢心,你说老公什么时候娶我?他立刻回答等我到了结婚年龄咱就领证。

王菲唱,“一切都好,只缺烦恼”。你一个人,有什么不好吗?你处或非处,有什么重要吗?

单身的,或“小处处”,并不证明没性生活,不用先入为主地去可怜别人,好像少了另一半,他们就得半夜挠墙,内分泌失调。

去购物网站看看情趣用品的销量,关起门来,谁也没闲着。

实在要可怜,不如去可怜那些有伴侣却没性生活的;或者有伴侣有性生活,但性生活质量一塌糊涂的;甚至有伴侣有性生活,性生活质量也说得过去,就是性生活对象不止一个的。

单身也好,“小处处”也罢,只要过得快乐就好。

永远不要把自己的需求寄托在别人身上。没有伴侣,你也可以获得性满足;没有婚姻,你也可以获得安全感;没有人养,你也可以安居乐业。只有自己生命力满格,才有资格下场去找人演对手戏。

日本公布处女率

前阵子新闻里那个中国单身女白领,渴望生个宝宝,因为“母性让她感到完整”,但是并没有合适的男人相爱成家怎么办?她去澳大利亚做了人工授精,生下女儿Alice。

“等她长大,我会告诉她全部故事,我选择做一个开明的母亲。”她在镜头里,笑得比阳光更温暖。

过好自己的生活,享受自己的生活,同时庆幸置身这样一个时代,有很多路可以选择,无论双人作战或单枪匹马,都可以过出自己想要的模样。

别因为急着脱单、脱处甚至脱贫,就把自己打折抛售。

人生已经如此艰难,何必找个猪队友来拖自己后腿。要找,也找能一起打怪升级的好伙伴啊!

[ via 红肚兜儿 ]

关键字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